welcome to here!

【转贴】武则天GL (古 喜结)

作者:弦断有谁听
转自:晋江原创网
如作者看见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,管理员会及时处理
尊重作者,尊重原创
第一章 初见
  -->  上官婉儿怀揣着万般不安,下一刻她便要见到那个株连她九族的人了。手中握着的手帕已被拧成一团。  “春至由来发,秋还未肯输。借问桃将李,相乱欲何如。”  美妇婉转低吟,脸上满是喜悦,微转凤眸:“这是你写的?”  上官婉儿上前两步,不敢抬头看眼前指点大唐江山的天后。  “正是奴婢的拙作。”  “抬起头来。”武曌手中还拿着刚刚自己抄写的这首五言诗,一边望着眼前白衣及地的少女,细语柔声。  传闻在掖庭宫十四岁的少女,就已经出落得妖冶艳丽,秀美轻盈。一颦一笑,自成风度,且又天生聪秀,过目成诵,文采过人,下笔千言。如今看来,果真如此,武曌抿唇不语。复又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,怪不得贤儿,显儿都常往掖庭宫跑,原来不是去看义阳和宣城,倒是去看眼前的人了。  “你叫什么?”武曌放下手中的五言诗,瞟了一眼眼前的少女。  “奴婢姓上官,名婉儿。”少女清丽的音色,幽幽转转,倒不像是平日听得那些贵族小姐般矫揉造作。只这个名字,倒真是婉转动听,盈盈可人。  “上官婉儿?你的祖父是谁。”  武后的声音低低的传来,上官婉儿握紧了衣角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淡起来。  “奴婢的祖父是……”  “怎么,婉儿,你怕我?还是,恨我?”还未待上官婉儿说完,武曌便打断了上官婉儿的话,试问上官一族,如今还有谁活着,又在掖庭宫呢。  “脉脉广川流,驱马历长洲。鹊飞山月曙,蝉噪野风秋。”  武曌步态悠然,低声朗诵,回眸一笑:“对吗?”  直接以诗言人,上官婉儿不知该作何感想,这个杀了她祖父,灭了她上官一族的人,此刻竟然万般风情的吟起了祖父当年的诗!试问天下纵是祖父门生,时隔多年,也没有几人能如此娴熟的记起祖父的诗了吧。偏偏此人,偏偏这个和她不共戴天的仇人,贵为一国之后,竟能出口成章,倒背如流。  “回天后,奴婢正是学的祖父的上官五言体。”上官婉儿微微一笑,大明宫里的万紫千红顿时都失了颜色。  武曌觉得还是让婉儿多笑笑好,她笑起来比不笑迷人多了。只是不要迷了自己的儿子去就好。  “你知道你的祖父是怎么死的吗?”武曌话锋一转,深深看着上官婉儿。  上官婉儿摇头不语。  “你不想知道你祖父是怎么死的吗?你不想为他报仇吗?”连接着两个反问句,步步紧逼,上官婉儿退无可退,武曌直接扶了上官婉儿的腰身,立时清幽入鼻。  上官婉儿却只是摇头,她知道现在她的生命就掌握在眼前人的手中,马虎不得一分。  “婉儿,我的问题很难吗?若是为难,便不要作答了。”武曌放开上官婉儿,转身走开两步。  “天后,奴婢,不想。”上官婉儿的声音微微颤抖,她到底是年轻,第一次见了这个人,便输的这般彻底。  “哦?好吧,以后你就在我的身边,和我做个伴吧。”武曌心情很好,春风满面,正是衬得她的敌人心如死灰。  “做个伴,奴婢不明白。”上官婉儿疑惑的看着武曌,对视了几眼,复又低头躲闪。似是怕她的眸子闪了自己的心自己的眼。  “怎么了。”武曌坐回镶满金龙的宝座。  “奴婢不知道为什么。”上官婉儿看得出来是真的紧张了,也有点为难了,她的脑袋实在是跟不上天后的思路。  “为什么,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。”武曌爽朗的笑起来,语带轻挑,“因为我喜欢你呀。”  “可奴婢,奴婢是罪臣的孙女啊。”上官婉儿终于还是说了出来,罪臣的孙女,她已经带了这个屈辱的名号在掖庭宫整整14年了。  “我要的就是你这个罪臣的孙女。”武曌若有所思的笑道。  “奴婢谢恩。”上官婉儿跪了下来。  “儿臣拜见母后。”一身红衣之人直闯大殿,能有如此气势的怕是只有天后唯一的女儿太平公主了。  “好,你下去吧。还有,婉儿,再好的布料也经不起折腾。”武曌似笑非笑的看着被上官婉儿紧抓着的衣物。  “是。”上官婉儿脸色微红,不着声色的退了下去。  “平儿,在哪里滚得这一身土呀,看你这个样子怕只有嫁到突厥去了。”武曌放下手中的奏折,语气早已上扬,爱怜的看着眼前的爱女。  “母后,你如何舍得?”最为得宠的太平公主说这话自然是有恃无恐。  “都是为娘把你惯坏了。”武曌宠溺的看着爱女,看着眼前的太平就好似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一样。  太平一手随意翻阅着奏折,一边委屈的说道:“儿臣在宫内骑马,没想到被母后的那匹狮子骢给摔了一下。”  “快过来,”武曌亲昵的抱起了太平公主,左看看右看看似是生怕她哪里摔着了,“那匹狮子骢只有为娘骑得,你的父皇被他摔过,你的五哥也被他摔过。如今他老了,当年他的暴烈性子常人都不敢靠近,只有为娘的铁鞭才能驯服他。谁也没有办法。”  “哼,儿臣一顿鞭子,把他抽了个半死。”太平随意拿起一本奏折,不以为意的说道。  “什么?你竟敢鞭打狮子骢!”武曌生气的瞅着自己的爱女太平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。  “不就是一匹老马嘛。”太平也有被母后的语气惊到,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?  “那是先帝亲赐给为娘的。”武曌有些生气,但是面对自己的爱女又无可奈何。  “还不是母后亲自用铁鞭驯出来的嘛。”太平停下手中的动作,冲母后撒娇道。  “那自然。”每每提起此事,武曌的心里还是很骄傲的,这也算是她从先帝那里得到的唯一一件东西了。  “母后打的,儿臣如何打不得。儿臣也会使鞭子。”太平娇嫩软软的轻哼,从小就把母后看做榜样,自然是把武曌的事迹一一听来熟记习得。母后能驯服的了那匹老马,她自然也可以。  武曌却是愣住了,一动不动的瞅着眼前的太平,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。  “母后,刚刚那个人是谁?”太平打断武曌的愣神,母后在自己面前愣神真是太伤心了。  “哦,婉儿,你可以跟她学学作诗。”武后若有所思的说道。  “儿臣才不要跟她学什么作诗,儿臣要跟母后学习怎么治理天下。”太平公主气呼呼的,她才不要跟上官婉儿学什么作诗呢,两个哥哥喜欢她不说,如今母后见着了对她竟然也这般亲昵,真是讨厌死了!  武曌终是看着这个越来越像自己的女儿,笑了。

  • 相关tag: 别对我太崇敬手稿